北归林

我所有的何妨何必何其荣幸

『一 × 七』

到了学校收拾了一整天
手软到不行
看不进书可是马上要考试辣
今天字丑丑
再战

外加今天接到电话超开心

『7/7』

一周满卡纪念
不知道为什么发不了两张图安?

明天回学校,今天风超凶

(4/7)

今天有点冷
感觉可以穿长袖了
可我还是在吹风扇而且是二档

“饿的时候才吃饭,爱的时候不必撒谎”

努力摸鸡中

然而我爱你

文素 @摘纪录

字说您先丑着吧
滤镜说您真生硬

ㄟ( ▔, ▔ )ㄏ怪我不会拍照

这是我来这里的第二天

早晨六点二十的山顶像是从阳光那里借了顶帽子
一早一晚的冷
路上行人向你笑着  看着光一点一点的降临 是个和蔼的地方我猜

让我最近距离感觉自己心跳和脉搏的不是爱情 是登山一小时极限的呼吸声

让人开心的是也算是破冰成功,和一群正值16年华的小可爱们成了朋友,并认识了一群小孩子  都是渴望外界的眼睛  想要给予更多

就像一朋友说的:再苦再难的环境你到最后只会说一句 一切都好

希望自己最后能顺利度过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让人思念的一周

我承认,这时候窗外的蛐蛐声也让我挺想家

马路上
没来由的穿堂风 
让人觉得像是十八层赤烤火辣翻滚岩浆里的   救赎
上辈子我一定总在夜里行侠仗义